谷歌弃守平板追赶iPad,Android P停止支持Pixel C

小说:华东什么时候种植桑树种子?作者:顺平更新时间:2019-04-26字数:35318

3月1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appleinsider报道,2010年初谷歌对Android的前景充满信心,自认为Android产品将完胜苹果iPhone,重现当年微软Windows力压Mac的辉煌(20世纪90年代末,Windows把Mac的市场份额碾压至微不足道的2%)。然而,苹果iPad横空出世,扭转了整个局面。此后,奋力赶上的谷歌把重心分散在平板、手机、机顶盒等诸多产品种类上,但八年屡战屡败的心酸史表明,要集结PC和手机制造商、形成一股抗衡苹果的创新合力,Android难担大任。如今谷歌似乎有意全线退出平板市场。

谷歌弃守平板追赶iPad Android P停止支持Pixel C

谷歌发布了Android P的开发者预览版,这个新系统已不再支持Pixel C和Nexus 5X/6P。事实上,Android P支持的只有谷歌的两款Pixel手机(它们本身也卖得不好),这表明谷歌在平板等硬件领域追赶苹果的雄心已成过眼云烟。

谷歌推出Chromebook和电视盒子Nexus Player等产品只是试水市场。不过打造一款自主品牌平板却是谷歌的重要战略,既为了与苹果iPad展开竞争,又可向Android厂商示范如何打造一款好平板。

微软也曾推出Zune音乐播放器,希望借此抗衡苹果的iPod,但以失败告终。相较之下,谷歌付出了比微软更久、更多的努力,但为何在iPad主导的市场里还是没能站稳脚跟?谷歌究竟走过哪些弯路?

Android的蜜月期

2010年初乔布斯·史蒂夫推出iPad并宣告后PC时代的到来。那时,谷歌在硬件上从未经历过大败。首款Android手机T-Mobile G1在2008年上市,此后Android逐渐占领主流市场。虽然初露锋芒的Android在走向成熟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但谷歌对它的前景充满信心。一切看起来都十分美好。

2009年这一整年,许多手机商都推出了各自的Android手机,销售渠道覆盖了一系列移动运营商。Android预示着一种开放的、可自由配置的创新型系统。而当时iPhone只支持GSM网络,也只能在美国向运营商AT&T购买。

所有排队等待微软Windows Mobile平台的知名手机商都愿意采用Android。事实上,谷歌的首个合作商HTC在采用Android前生产了大量Windows Mobile手机。

开源系统Linux从未取得巨大的商业成功。而谷歌以Linux内核为基础开发的Android却建立起庞大的生态系统。

iPad横空出现打破美丽梦境

苹果iPad的问世让市场一时陷入困惑。对于一些Mac用户,iPad似乎还不够强大,不能当作电脑用。市场研究者马上把它定位成“媒体消费设备”,避免把它与PC销售做比较,否认它将扰乱PC的销路。

尽管大量媒体援引某些用户的抱怨以示对iPad的不看好。许多市场研究认为iPad并非真正意义的电脑。由于乔布斯与Adobe公司之间的宿怨,iPad不支持后者的Flash技术,这导致Adobe公司抱怨连连。尽管如此,iPad仍赢得了大量的用户,为苹果占领了市场中数十亿美元的份额。

2010年底,苹果在三个季度内就以约500美元的单价卖出了近1400万部iPad,这是谷歌Pixel手机去年一整年销量的三倍多,也超过Tablet PC在过去十年间的销量。比尔·盖茨把Tablet PC定位为一款带手写笔的Windows笔记本,但市场反应冷淡。Tablet PC实际上很类似苹果在1994年推出的Newton MessagePad(同样市场反响平平)。

虽然推出后不被媒体待见,iPad的销量增长明显,也激发了适用于iPad的平板应用的需求。第二年,苹果卖出了4000万部iPad,超过了各种最乐观的预期。

这下许多企业都想进入平板市场分一杯羹。微软联合惠普匆匆推出一款名为Slate PC的平板,但市场不买账。微软花费了两年才推出下一款平板Surface RT,但还是遭遇惨败。

拥有类似遭遇的不仅仅是微软。Palm公司的Palm OS手机销量被iPhone远远抛在后面。Palm也赶工赶出了全新的webOS平台以及旗舰手机Palm Pre,可惜销量依旧低迷。为了化解Slate PC惨败的尴尬,惠普收购了Palm,并推出搭载webOS系统的平板TouchPad,希望与iPad一较高下,但这一策略还是行不通。

黑莓也短时间内研发出BB10系统及搭载该系统的迷你平板PlayBook,希望能够赶在苹果之前占领企业级平板市场。

首款适用平板的Android Honeycomb

2011年,谷歌的Android Honeycomb系统通过主要合作商的平板产品亮相。

谷歌对Android的前景充满信心,Android问世后两年内手机市场从零开始出现了惊人的发展。但面对iPad的席卷之势,谷歌也同其他企业一样按捺不住,开发了一个平板系统,希望供一系列第三方设备使用。

2011年,为了应对iPad的迅猛发展和平板应用的崛起,谷歌发布了适用平板的Android 3.0 Honeycomb,并延迟了Android系统在智能手机上的更新。

奇怪的是,搭载Honeycomb系统的平板更多地重蹈了Tablet PC的覆辙,未能成功地复制苹果iPad的成功之路。

惠普、三星和摩托罗拉等第三方企业的平板均搭载Android Honeycomb,可惜无一例外地陷入卖不出去的尴尬局面。谷歌决定向这些平板商展示如何打造Android平板,此前谷歌也做过类似努力:通过发布Nexus手机示范自己对原生Android手机的构想。

或许是自大让谷歌屡战屡败。由于过分自信,谷歌在Honeycomb系统和第三方平板的开发都未成熟时就推出产品。傲慢也驱使谷歌过早地发布家居自动化系统Android@Home,还称之为“家中的操作系统”,但谷歌已停止对这一系统的开发。

2011年秋季,谷歌也通过索尼和罗技的电视让电视机顶盒平台Google TV亮相。这是一个基于Android的平台,内嵌谷歌Chrome浏览器,旨在进军当时由Apple TV主导的机顶盒市场。没想到搭载Google TV的产品销量惨淡,并让罗技损失惨重。

尽管如此,2011年末,谷歌当时的CEO埃里克·施密特还不切实际地吹嘘,“到2012年夏天,商店中的大部分电视都将采用Google TV。”

谷歌原先以洞察市场、与第三方的高效合作而闻名,这种谷歌模式产出的非整合式产品原本优于苹果封闭式生态系统研发出来的产品。但经过几年的折腾,谷歌的声誉已快速蒸发。

越来越显著的是,苹果的整合策略、对少数产品的专注以及敢于拒绝的强硬作风,促成了几款突破性产品的诞生。而谷歌自大而不甘示弱,喜欢遍地撒网、却抓不到重点,因此连连挫败。

Nexus 7走低价路线

2012年,谷歌与华硕合作打造了Nexus 7,这是谷歌的首款自主品牌平板,而且走的是低价路线。这款“原生Android”平板植入了谷歌钱包的NFC芯片以及Google Now服务,体现了谷歌当时的诸多战略筹码。

Nexus 7一问世,赢得了许多业内奖项以及评论家的力荐。但硬件和软件均存在缺陷,在开售第一年,许多用户抱怨连连。

第二年,谷歌发布第二代Nexus 7,可还是问题多多。频频有报道描述GPS出错、多点触控不灵、滑动卡顿等问题,并评论谷歌生态系统依旧落后iOS。

Nexus 9抄袭iPad mini?

2014年,谷歌彻底摒弃平板的低价策略,推出了HTC代工的Nexus 9,不管是配置还是价格,都与苹果iPad mini很类似,走的是高价路线。Nexus 9的问世一下子让Android评论家蒙了。评论家一直在帮谷歌说话,表示谷歌的低端低价产品对用户而言性价比很高,不同于苹果正是谷歌的一大优势。

Nexus 9的亮点之一是采用了英伟达的丹佛版Tegra K1芯片,这一芯片一直被大肆宣传。虽然期待值很高,但Nexus 9在测评中还是跑不过搭载A8X芯片的苹果iPad Air 2。而且供Nexus 9使用的平板应用数量也有限。

谷歌Nexus平板的销量不足为平板处理器的研发独立提供资金。苹果iPad的每年销售额达300亿美元,这让高端A系列芯片的昂贵的定制研发支出十分值得。iPhone销量更为可观,苹果也把iPhone的部分收入拨向iPad芯片的开发中。

谷歌和英伟达的平板和手机都卖得不好,当时英伟达甚至完全退出智能手机芯片的研发。目标市场规模大减,Tegra的研发费用自然缩水了。

Pixel C放手一搏

2015年:谷歌发布Pixel C,这是它在Android平板上的最后一搏。

Nexus 9销量不佳,推出一年半后停产。2015年末,谷歌的焦点转向一款新产品Pixel C。这回Pixel C效仿的不是iPad mini,而是苹果价位更高的全尺寸iPad Air 2。它的价格定位高,这再次挑战媒体的模式化观点:谷歌持续研发、更新Android,几乎免费地与厂商分享是极有风度之举。

尽管价格和iPad一样走高端路线,但Android对平板硬件的支持不利,适用平板的Android应用很有限。Pixel C受困于此,在市场中步履维艰,对英伟达的最新产品X芯片也没发挥任何助力。

放弃Nexus 9平板和Nexus Player机顶盒后,2016年谷歌把自主品牌从Nexus更改为Pixel。但Pixel C之后就再未推出新的Pixel平板。去年,谷歌推出Pixel新款手机,但平板方面没有任何动作。

去年,谷歌发布Android Oreo时,也针对Android碎片化问题推出了全新的OS功能“Treble”,该功能旨在区分与碎片化硬件相关的底层驱动程序和核心操作系统,让更多设备中的Android软件升级变得更容易。不过Treble首先得被硬件接纳,这就需要硬件制造商的支持。

Treble并不支持Nexus 5X、6P或Pixel C,这其中的用意就太明显了:谷歌不打算继续开发这些产品。Android P问世后,更凸显了这一事实:谷歌去意已决,打算抹去平板市场失意的所有痛苦回忆。

Android平板的黯淡未来

由于诸多原因,谷歌在平板市场中屡战屡败。谷歌不仅缺乏苹果的规模,依赖第三方合作商研发处理器和硬件的做法也未推动销量。此外,在Android生态中,谷歌没能形成一个针对平板的应用市场,而是选择走捷径——让开发者把智能手机应用调整成匹配平板屏幕的版本。这一战略早在推出Nexus 7时就明显是失策了。不过在当时,虽然Nexus 7实用性不强,但由于价位低,用户倒不太计较。

不过谷歌后来开始走高价路线,当产品售价与苹果相当时,消费者的期望也随之抬升。谷歌对高性能处理器、平板应用、企业用户的需求考虑等方面投资不多,这都制约了谷歌硬件未来的销售潜力。

即使在谷歌和微软的帮助下,三星、HTC、宏碁等厂商尝试生产有吸引力的高利润平板的努力连连失利。原因就在于谷歌缺乏制造平板的第一手经验,因此谷歌开发的Android系统如何能让搭载它的平板具备与苹果iPad和iPad Pro抗衡的实力(尤其在专业用户和企业用户领域)是个未知数。

去年秋天,谷歌发布了一款传统的笔记本电脑Pixelbook,搭载英特尔酷睿i5,运行ChromeOS,售价1000美元。Pixelbook带有手写笔,但没法当做平板使用。它面临着来自微软Surface系列、苹果iPad和Macbook以及许多其他品牌的竞争。

尽管PC和平板的销量不景气,苹果iPad销量却不断增长。据IDC的数据,去年第四季度苹果卖出1300多万部iPad,收入58亿美元。2017全年,iPad销量为4380万部,占据全球平板销量的四分之一,使苹果成为全球平板老大。

随着苹果平板的不断壮大,三星平板的销量同比大幅下滑,但仍排在第二位,略超过苹果的一半。占据第三位的是亚马逊,去年的全年销量是1670万部,但这很大程度上是亏本促销的成果。

众人皆知,苹果和三星很抵制谷歌Android平台对移动设备生态的控制。亚马逊平板运行的是FireOS,不捆绑谷歌服务,内嵌了亚马逊量身定制的浏览器。

谷歌或许会借着ChromeOS在平板市场重整旗鼓,但ChromeOS除了依靠低价促销策略占据了美国教育市场的大块份额外未有其他业绩,而去年夏天,搭载ChromeOS的高端笔记本Chromebook Pixel也黯然下架。从这些方面看,这一可能性也不太行得通。

距离上一款平板新品已过了两年,去年12月谷歌也宣布Pixel C下架。谷歌可能会否认已放弃平板,但想象一下,苹果若宣布所有iPad下架,新版iOS停止支持iPad,媒体会作何猜想?

Google TV、谷歌眼镜、Chromebook Pixel、Nexus Player和Android Wear都未能走上阳光大道。真是难以置信,谷歌平板也没能幸免,重蹈了它们的悲剧之路。

当前文章:http://leetaemin.cn/60424.html

发布时间:2019-04-26 02:16:35

哪里有丰花月季小苗批发? 瓜子黄杨价格哪家最低? 梅郎口红月季是藤本吗? 十年生紫藤树苗价格是多少? 草坪在园林景观设计中的应用 常见但不普通 集美欣赏 11公分国槐价格多少钱一棵 340元上车价 哪里有卖蔓荆子种子呢? 牛膝子种子哪里有卖的? 哪些花卉适合用种子繁殖? 北方能播种的花卉有哪些?

15694 14411 54582 76790 28054 61885 87134 54190 31467 49779 89285 68947 47371 97057 34556 89472 47452 60877 61028 86480 74388 47196 78011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