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清涧籍唯一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空军飞行员葛登福

小说:冬季放生龟鳖类要考虑的注意事项作者:安安更新时间:2019-03-26字数:62551

src=http://xyl.gov.cn/files/image/20170804/c8e2e198-e2d7-4618-8a94-b1ee9cd54ac4.png
飞行证
src=http://xyl.gov.cn/files/image/20170804/1c13259a-cb88-4259-8791-5b9b825aac69.jpg

葛登福上世纪60年代末在云南呈贡军用机场

  几天前,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的“沙场阅兵”,向世界展现了中国军队的强大力量。看着这气势磅礴、震撼人心的场面,我不由得想起一位已因脑溢血去世两年的老人,他叫葛登福,参加过解放战争,也是唯一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清涧籍空军飞行员。
  扛枪上战场
  1930年农历五月,葛登福出生在清涧县城东葛家岔村,幼年时一边和弟弟跟着父亲给地主打长工,一边瞒着家里参加了武工队。1947年7月,17岁的葛登福志愿入伍,加入西北野战军第六纵队,和800多名新兵一起,从清涧县店则沟集中出发,开往解放战争的战场。他从军部特务连的通讯员做起,历经了黄龙山麓战役、西府战役、荔北战役等数十次战斗的洗礼。
  急行军时,他在普通行囊外比别人多背了两杆长枪,气喘吁吁地前后跑步传令,几乎没有时间休息。洛川战役后打马鸿奎,全班战士与部队失散,为了赶上大部队,葛登福一夜走了90公里路,大部分战友掉队了,只有他和排长、一位姓杨的同志赶上了连队,过黄河到达山西河津县时,全连只剩下了19人,其余被俘或牺牲。
  战场上炮火连天,冲在最前沿的他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漆黑夜晚,脚下软绵绵的尸体绊得迈不开步,突然瘆人的呻吟,或是小腿上拉拽的手都把他吓得浑身酥软,汗顺着脊背、股沟直淌到了腿弯。他的臀部有伤疤,耳根子有豁口,都是被弹片击中的。子弹一扫而过还感觉不到疼,一股热流,又是冰凉,伸手一摸,鲜血浸红了军衣、染红了电话线,才知道挂了彩。冒着枪林弹雨,葛登福火线入党,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军人。二次攻打榆林战役后,他随部队挺进兰州,开拔新疆。
  “我们消灭了敌人一个军,2万多人,击毙了敌29军军长刘戡、90师师长严明,活捉了10多个团以上的高级将领。”说起瓦子街大捷,他仍抑制不住激动。“打邠县、长武时,我们败了,排长被炮弹击中,腹部受了重伤,排长一手捂住伤口,一手还挥着枪,继续指挥战斗,不知冲了多少次,子弹打完了,刺刀拼断了,排长牺牲了,战友们一个接一个地倒在血泊中。”提起权家桥阻击战的惨烈,他缓缓地说,“来不及想生死,虽然能活着是最幸福的事。”
 飞越鸭绿江
  葛登福个子高,模样帅,人勤快,爱学习,是大家都喜欢的小机灵鬼。进疆前,他就多次被推荐给时任西北野战军纵队司令员、后来成为空军中将的罗元发将军当警卫员,他想当侦察员,就哭着不去。年龄太小,不具备条件,他又一心要去教导团学文化,首长不答应,他成天钻在被窝里不起来,饭也不吃,闹情绪。他软磨硬泡,最后还真被安排到了教导团的文化班。
  如饥似渴地学习还不到两个月,赶上军部选拔飞行员,他脱颖而出,来到了辽西锦州第三航空学校,学习理论和飞行技术。大学三年的课程,加上实践课,限时9个月内完成。他识不了多少字,无法做笔记,尤其是对空气动力、天文气象等自然科学知识理论和数据无从下手,加上前苏联教员俄语授课,需逐句翻译,还有每日配额定量又难吃的西餐,让他焦躁烦闷,苦不堪言。他悄悄地想,飞机也不知道谁有没有文化,他狠下决心,要拿下这个难攻的堡垒。同桌王大明是个大学生,他请王大明课后把笔记重抄给他,并讲解给他听,他一点点理解,反复背诵,吵得同学要睡到室外。他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终于通过了理论学习。上教练机实飞时,他已将整个仪表盘都刻在了脑子里,即使蒙住双眼,也能准确无误地操作仪器。但实践也不容易,单说降落,高度7米时,开始拉操纵杆,1米时,机头与地面平行,拉得快,飞机失速,机头撞地,拉得慢,机身跳跃,如何保持稳定的匀速,高度、角度全靠自己判断。他勤学多练,胆大心细,磨就了一身过硬的技术。1951年底学习结束时,王大明被淘汰了,他却出人意料地以良好的飞行成绩赢得了被允许在学校军旗前拍照留影的嘉奖,他高兴得扔起厚厚的棉帽,从此,他决不轻易言败。但心里难免有点小愧——对不住王大明。
  1952年,葛登福从武汉部队调往空军19师55团保卫广州,12月,作为补充战员,他和50多名战友一起紧急进入空军3师7团第三大队,参加抗美援朝,飞越鸭绿江。
  没有参加过实战,紧张前所未有。开始老飞行员带着他们飞,大队长亲自带队,8架飞机为一组,4架飞机一个纵队,作为副大队长长机的瞭机,他驾驶比较先进的前苏联生产的喷气式——米格-15比斯战斗机首次飞上蓝天参战。“前方有狼,24架”,警报一而再地报告,葛登福立刻心跳加速,瞬间没了方向,目及之处,令人目眩昏厥的苍白,天地一色,无边无际。随着战斗的激烈展开,他再也顾不得恐慌了,全神贯注地与战友协同作战。绕到敌机身后800米处是最佳攻击位置,当敌机与瞄准器准星外菱形框重合时,是最佳攻击时机。美国飞行员训练有素,避免前方作战,而葛登福和战友们缺乏临战经验,急于迎面射击,令美军十分不解,美方甚至专门组织力量研究这种战术。葛老说,当时20岁出头,血气方刚,也来不及多想,只有勇敢地消灭了敌人,才能保全自己。
  空战中,有的战机焚化、坠毁,跳伞的战士辨不清方向,随风飘落,缠挂在茂密森林中的树杈上,伞绳难解,被烧焦冻伤饿死,断肢血尽而亡;有误入匪手、猛兽口腹,或沉江淹溺,许多战友永远留在了朝鲜,尸骨难寻。葛登福每每有惊无险,幸运地囫囵着返航归来,团领导就来谈话,挨着个问怕不怕,没有说怕的,不怕,再上战场。在沈阳北陵机场,四人一个宿舍,驾机出去了,说不准晚上床位就空了出来,一个、两个,甚至三个,他们都是风华正茂的年轻小伙子,直到1953年7月停战。期间,葛登福先后失去了20多位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
  每次飞回中国领空,葛登福都会真切地感受到祖国,是永远的家。
  南北运输忙
  一段时期葛登福持续头痛失眠,眼前发黑,几次住进北京空军总医院治疗。在这里,他有幸结识了多次来医院玩耍的学生时期的张少华(后来成为毛泽东儿媳的邵华),并和病友一起与她在医院留了影。1956年12月,他被调整到空军13师37团第二大队,开始驾驶运输机,飞行在祖国的大江南北,运送军用物资和人员;1964年,葛登福调入昆明军区空军指挥所独立大队。
  驾驶运输机,看似轻松,却同样隐藏着危险。有一次,他的机舱盖突然闭合不严,体内压力瞬间增大,肚子、眼珠突涨,要爆炸似的,眼泪、鼻涕滴淌,机身下沉、打转,几近失控。最惊险的一次是,他遇到了可怕的雷雨天气,电击缘故,他的飞机仪器失灵,操纵杆软得像面条,他和副驾驶一起用力都拉不起来,尾翼舵也失去了作用,汗珠顺着他们的额头、面颊哗哗地往下流,眼看就要撞到峭壁了……危急时刻,他凭着丰富的经验和坚定的信念,绝地而起,越过了山巅。他秘密运送过武器、军饷、军用通讯器材和高级别军官,还送过缅甸军方负责人。缅甸军人很穷,捡烟头抽,他就送整包的烟给他们。他说,他们是职业兵,胡子兵,当兵到老,带着老婆孩子。他们可以当一辈子兵真让人羡慕!
  葛登福驾驶过七八种战斗机、运输机,安全飞行24年,2000多个小时,这在战时和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是了不起的记录。1974年,葛登福停飞,因为涉密,按要求仍留部队三年。1978年,已是昆明军区空军指挥所独立大队飞行指挥员、中队长及司令部副参谋长的葛登福,不得不离开热爱的部队,转业回到家乡清涧小城,任县体委副主任,直到1982年离休。
  他一直珍藏着测量尺等多种飞行工具,珍藏着解放西北、抗美援朝、进藏平叛等纪念章,所属部队番号布标,志愿军空军飞行证,祖国前线慰问品包装袋等等。付出得太多,与部队的深厚情感怎么能割舍得了。采访他时,他说,他做梦还在飞。
  但身边很多人不知道他的事迹,就连从小在军营长大的子女也觉得父亲很普通。而我们的共和国记得,经历了无数次可歌可泣、气壮山河战斗的他们,是人民的功臣。

当前文章:http://leetaemin.cn/64702.html

发布时间:2019-03-26 15:33:47

孩子为什么一定要上大学 能不能嫁这样的人? 怎么和我人生的部分情形惊人相似? 董卿为什么没有被狐狸狗催眠? 寒舍首次接受文化领导到访 跑步=生小孩,是男人就该为女人跑一次步! 水杯除了喝水还能把妹? 朋友没有绝对的 大学生创业避免三大雷区 罗李华大师教你学习易经

60829 52988 69191 52116 72149 51128 40870 32380 73346 61792 42697 61206 64042 93526 46941 77944 12751 59769 11992 73894 61767 68499 79347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