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越南人往返广西东兴跨国打工 官方正加强监管

小说:奶牛吃什么牧草?作者:华安海帝更新时间:2019-04-26字数:94364

“说好的价格,不能结账时来砍价”,“如果能有这个价,你拿多少我们收多少”……10月25日17时50分,临下班,7名中年男人进店挑选越南特产时多次尝试讲价,画着妆、抹鲜艳口红的店员阿珍熟练“反击”,没让这批游客“得逞”。

24岁的阿珍是越南芒街人,未婚,中文流利,去年成为“跨国上班族”:住越南芒街,在广西东兴市工作,每月工资2300元。谈及为何来中国上班,她说“工资高一点,可以学中文”。

下午6时许,大量在东兴打工的越南人过关返回芒街家中。

位于广西防城港市的东兴市是边贸城,与越南芒街仅一河之隔。两国边民通关出境,若不需排队,仅用不到一分钟时间。高收入吸引越来越多的越南人前来东兴淘金,他们或在街头散卖越南特产,或被中国老板聘用务工;或每日往返于中越两国,或想法获得合法务工资格。他们的身影随处可见,是徘徊在街头的卖货人,越南特产商铺里的店员,流水线工厂里的普工,物流公司的搬货人,酒店的服务人员……

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临时居留、常驻在东兴市的越南人达2000多人,东兴市相关部门批准用工人数为1020人。这还不包括利用边民证每日往返于东兴、芒街之间的越南人。

数千越南人在东兴务工,官方如何监管?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东兴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东兴市人社局”)了解到,为了规范跨国劳务,并弥补自身劳动力不足,东兴近年积极探索境外边民劳务合作,尤其最近半年,跨国劳务工作得到了有力推进。如今,越南人进入东兴境内企业打工,需办理务工证。

东兴市人社局潘姓负责人表示,过去存在非法务工的现象,规范工作刚起步,目前还处于探索阶段。在政府的构想中,今后,所有进入中国务工的越南人都纳入规范管理之中,包括每日往返中越两国的跨国上班族。该负责人强调,据相关部门预测,越南人工成本低廉的优势可能只有5年,要抓住这段人口红利期。

东兴口岸附近,有很多越南人卖烟、香水、手链、越南盾等商品,他们每日往返与芒街和东兴之间。

街头卖货人

地处我国大陆海岸线最西南端的广西东兴市,沿北仑河而建,常驻人口约30万人。跨过北仑河,便到越南芒街,它是越南北部最大、最开放的口岸经济特区。两国边贸往来让东兴成为繁荣的边贸城市,2016年其对外进出口总额30.9亿美元。

东兴也是中越边境最大的旅游集散地,从东兴前往越南的游客逐年上涨。2016年,经东兴口岸出入境人数突破700万人次,其中,经东兴口岸赴越南游客占广西90%左右。

游客的光临,让一河之隔的越南人嗅到了商机。

清晨,东兴口岸最先热闹起来,前往越南的中国游客络绎不绝。与此同时,近万名越南人通关进入东兴,他们是跨国上班族、蚂蚁搬家者、街头卖货人……

据相关政策,中越两国边民办理边民证,即可随时通关出境。多位东兴市政府工作人员证实,越南人只要到了芒街,不管来自越南哪里,均可办理边民证,进入东兴异常方便。

在东兴街头,最有异国情调恐怕要数越南籍的街头卖货人。他们活跃于东兴口岸附近,能说简单的中文,街头向中国游客售卖香烟、香水、手链、越南盾等越南特产。这些男的多戴绿色圆帽,背黑色斜挎包,徘徊街头,向中国游客吆喝;女的多选择一处蹲坐,戴白色草帽及口罩,等待中国游客经过。

阿龙是一名街头卖货人,称生意越来越难做,考虑回越南打工。

身高约175cm,黝黑的脸轮廓分明,嘴角挂浅浅微笑,30岁的阿龙在街头徘徊时,不时有中国女游客过来,要求合影。听懂后,阿龙都会配合。

有中国游客投来目光,阿龙会抓住时机,赶紧从破旧的斜挎包里翻出几串手链,吆喝“这是越南的,买一个”。

斜挎包里有各式手链,均由木珠串成,木质不同,价格不同,开价从30元到100多元不等。阿龙称,手链都是自家做的,且没有店租等成本,价钱已经比商场里便宜很多。当一位中国游客花50元从阿龙手中买走一条开价100多元的手链时,阿龙表面上为难,但兴奋之情早已无法掩饰,赶紧向这位游客推荐另一条。

阿龙的老家位于越南太平省,距离芒街有500公里,坐大巴要一宿。阿龙称,父亲在老家做手链,他本人以前也在老家做,两年前离家寻找商机,后来成为东兴街头的一名卖货人。

妻子和两个孩子在老家,阿龙一人在芒街租了房,他的活动轨迹和数千居住在芒街附近的越南人一样:早上过关进入东兴,日落时分返回芒街。虽说要跨国,但两座城市仅一河之隔,从一边步行至一边,算上通关排队时间,一般也就半小时左右。

据阿龙介绍,他比较熟的卖货人有几十人,都是男性,常一起行动,在街头寻觅;若见顾客迟疑,或执意砍价时,其他人也会过来帮忙,一起想法说服对方。

“厉害的每月能赚3000元,差的只能赚1000多元。”阿龙干这行两年了,每月可以赚一两千元。

对于陌生来访者,一旁的女性同伴保持警惕,不时提醒阿龙:不能说太多,小心是调查人员,会被带走的。她不愿透露自己的名字,只抱怨说,他们在商铺门口停留时,会被中国老板骂,说他们影响了商铺的生意。

阿龙表示,现在生意难做,赚钱少,不少越南卖货人改行,不来东兴街头了,他也在考虑,要不要回越南打工算了。

与阿龙在街头不停徘徊不同,另一类越南卖货人喜欢择一处蹲坐,他们多是上了年纪的女性,守株待兔式等待中国游客路过。

没有顾客,阿丽有时会趴在护栏边,眺望北仑河,河的对岸就是越南芒街。

36岁的阿丽喜欢蹲坐在北仑河河边,前方摆放香水、油膏、手链等越南特产。这里是北仑河最好的观景点之一,不时有游客过来拍照。每天接触中国游客,阿丽学会了简单的中文,但她没有中国名字,叫“阿丽”仅仅是名字的读音接近“丽”。

阿丽的家距离东兴口岸约3公里,那是芒街的乡下,她的两个孩子、丈夫都生活在那里。她当了几年街头卖货人,早上八九点过来,下午六七点回去,每月赚一千多元。

没有顾客上门时,阿丽会站起来走动,有时趴在河边的围栏上,安静地凝视北仑河,河面上不时有铁壳船穿行,对岸就是她的家。

东兴口岸附近的商铺,不少中国老板喜欢聘用年轻漂亮的越南姑娘当店员。

跨国上班族

在东兴口岸附近,主打越南特色的商铺很多,中国老板们为了营造异域情调,刺激中国游客消费,喜欢聘请年轻、漂亮的越南姑娘当店员。

24岁的阿珍是这里的“名人”,长相靓丽,中文流利,附近的店员热情推荐,说她不久前出镜上了新闻。

为了工资高点、学习普通话,阿珍一年前成为跨国上班族,每日往返于东兴和芒街之间,出入境通关的时间和排队有关,有时是半小时,有时要等一两个小时。

面对中国游客砍价,阿珍早已习惯,能从容应对。不过,为一两块钱扯来扯去,这让她有些反感,认为这种顾客太小气了。

多数越南人没有使用微信,但阿珍却是忠实用户,像中国女孩一样,她喜欢在朋友圈发自拍照,而且每张都会美颜,配上越南文、中文、英文。

阿珍的同事郑茉莉也是一名跨国上班族,她染发,纹身,口红鲜艳,看不出是来自越南太平省的贫困家庭女孩。

24岁的阿珍和21岁的郑茉莉都是跨国上班族,在东兴一家特产店当店员,每月休息2天,工资约2300元。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2015年,郑茉莉19岁,高中毕业,她选择不读大学,来中国当街头卖货人。郑茉莉表示,在越南,像她这样的年轻人,很多都不读大学,认为读了大学也不好找工作,浪费钱。郑茉莉希望小她5岁的弟弟读完高中后,出来学一门技术。

最初,郑茉莉不会说中文,只能在东兴街头当卖货人,每月赚2000-3000元。一年后,郑茉莉的中文水平突飞猛进,她选择当跨国上班族,在东兴一家商铺当店员。

“每月休息2天,工资2300元。”郑茉莉说,现在比去年做街头卖货人时赚得少,但不用日晒雨淋,且收入稳定。

郑茉莉一家租住在芒街,爸爸在芒街开摩的,妈妈在中国卖茶叶。每月,郑茉莉固定上交妈妈1500元,剩余的几百元可自由支配,零用或买衣服。

郑茉莉表示,像她这样的年轻女孩,在越南也可找很多工作,如卖衣服、饭店服务员,但工资最多1800元,假如雇主是中国人,工资可以高点,因而很多女孩都愿意来中国打工,但读了大学,反而就不来中国了。

对于中国顾客,郑茉莉印象最深的也是讲价问题,“喜欢讲价的就开高一点”,“太低就不卖了”。有顾客拿几年前的价格比,不买也不走,一直说不停,郑茉莉没忍住,就和顾客吵了起来。

很多路过的中国游客会问,“是不是越南人”,听到答复后,有些会多问几句,甚至要求合影,留个联系方式,加个微信。郑茉莉并不抗拒,会选择配合,并借机让他们买一点特产。

郑茉莉说,她工作忙,不怎么用微信,有人给她留言,她常常很晚才看到,而且有些人年纪大她十几岁,根本就不适合。

尽管在东兴工作两年,郑茉莉没有中国朋友,对东兴也陌生,她每天在家中、店里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有朋友还嘲笑她,“你在东兴工作了那么久,连哪些地名都不知道”。

目前,郑茉莉没有留在中国发展的打算,也不想当一辈子店员。她想开一家小店,但算了算,租金、进货等启动资金要10万元,这对她来说是天文数字。

40岁的东兴人黄慧玲是阿珍、郑茉莉的老板,在此经营有三个门面。黄慧玲表示,同样的工资,她更倾向于选择越南姑娘,像阿珍、郑茉莉这样的越南姑娘,“年轻漂亮,中文好,勤快能干”。

黄慧玲抱怨说,东兴的游客虽然越来越多,但多数都直奔越南,进店消费的反而少了,生意没以前好做。

像阿珍、郑茉莉这样的跨国上班族,东兴口岸附近的商铺随处可见。

41岁的阿重来自越南西贡,距离芒街两千公里,过来要坐两天两夜的车。他在芒街租房,白天在东兴一家工艺品店当店员,每月工资1500元,过年过节有一两百元的过节费。每月,阿重得省吃俭用,存下600元寄给留守老家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27岁的阿海在东兴当店员近3年,每月工资2000多远,她的老公也在东兴帮人卖红木。

经中国女老板劝说,27岁的阿海才愿意接受采访。阿海只读过一年书,在越南卖过衣服,目前在东兴做店员近三年,她老公在东兴帮人卖红木,两个孩子由爸妈照顾。阿海说,她的每月能赚2000多元,其实跟芒街的工资差不多。

进厂打工的越南人,多来自越南中西部贫困地区,女性居多,不会说中文,其用工成本同比中国工人要低约1000元。

进厂女工

商场的窄窄过道上,一位身材火辣、皮肤白皙的越南美女静静地站着,羞涩地向路过的中国游客微笑。附近的中国店员介绍,她刚来东兴一个月,还不太会说中文。

生活在芒街附近的越南人,若到东兴淘金,多选择每日跨国往返。他们的特点也很明显,会一点中文,打扮相对时尚。而来自越南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人,则构成了跨国务工的另一群体,他们多是年轻女性,打扮简单,不会说中文,直接进中国企业当普工。

劳务中介公司向越南工人提供的企业招工信息。

越南工人的勤快廉价,满足了中国企业的用工需求。看好东兴跨国劳务的前景,今年年初,广西北流南达时装针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达公司”)在东兴设立分公司,尝试聘用越南工人。

南达公司东兴分公司生产厂长邹杜平介绍,目前,该分公司有工人90多名,九成是越南人,且多数是女工,男性仅13人,有10对夫妻。邹杜平直言,招工时,打扮时尚、中文好的越南人坚决不要,一看就待不久,他招的多来自越南中西部农村地区。

经几个月的观察,邹杜平发现,越南工人听话,好管,但也不太灵活,有些小毛病总是改不过来,需要“贴身式管理”。

“一个熟练的越南工人,每月工资仅需2000多元,这比中国工人便宜1000多元。”邹杜平表示,他所在的公司隶属于一家香港企业,在广东、福建、广西等地有工厂,若在东兴的跨国劳务探索进展顺利,总公司有意进行转移,在东兴建立5000多工人的大厂。

阿娟和丈夫来自越南宣光农村地区,今年7月进入东兴一家工厂打工。经夫妻俩介绍,先后有11名越南人进入该工厂打工。

22岁的阿娟是为数不多能说中文的女工,她和丈夫阿天来自越南宣光农村地区,坐车到芒街要12个小时。

今年7月20日,夫妻俩一同进入南达公司东兴分公司,学徒阶段包吃包住,每月有1800元。对此,阿娟很满意,称比在越南赚得多,而且工作时轻松,不用晒太阳、搬重物。

在和中国工友的交流中,读过九年书的阿娟学会了一点中文。邹杜平发现她比较灵活、聪明,有意识培养她成为技术人员,让她承担更多的角色。经阿娟夫妻介绍,先后有11名越南人进入工厂,每介绍1人有100元的奖励。

在老家,阿娟有两个孩子,大的4岁,小的3岁,夫妻俩每月会存3000元寄回家。

冯氏爱在保通公司打工2年,主要做海鲜清洗、包装等工作,每月工资2200-2800元,这比她在越南赚得多,她所在的村有20多人在保通公司打工。

得知有人来访时,40岁的冯氏爱化了淡妆,特意穿上一件暗红色裙子。

冯氏爱是芒街周边的农村人,同村有20多人在东兴市保通冷冻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通公司”)打工。2015年5月,在东兴口岸附近看到招聘信息后,冯氏爱找了一辆摩托车,直接找到保通公司求职。

冯氏爱做过很多工作,种田地、卖海鲜、进服装厂,一般每月能赚1000元左右,最高时拿到过1500元。来到保通公司后,她每月能赚2200-2800元,“什么时候保通不要我们了,我们才回去”。

“越南工人都很节省,最多逛下超市买点水果,一般自己留一两百元,剩下的工资都拿回家,甚至有人专门负责带钱回越南,抽点提成。”保通公司一名李姓管理人员表示,该公司目前有180多名越南女工,多数是芒街周边地区的,她们每月两天假,每隔三天办一次续签。

越南工人进入东兴的企业务工,需办理《务工证》等证件。

加强监管

东兴市公安局和口岸签证处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办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出入境证》的人数为2929人,临时居留和常驻在东兴的越南籍人员达2000多人,东兴批准用工人数为1020人。东兴市人社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进入东兴务工的越南人以低层次为主。

该工作人员提供的一份调研报告指出,数千越南人在东兴逗留,也给管理带来了挑战,一定数量的境外边民在东兴试验区非法务工,受雇于私人业主,非法在东兴从事红木加工、建筑、餐饮、美容美发等行业,有的走街穿巷贩卖越南特产,早出晚归,不滞留过夜。而由于行业人员分散,务工形式、时间多样化,增加了发现的难度。

再是一些雇佣关系松散,雇佣单位没有健全的制度,境外边民在雇佣单位的劳务报酬没有任何记载,难以取得相关证据,而一些新的用工行业难定性,有些行为在一定的形式上规避了法律、对雇佣方的处罚缺乏法律依据。

为了规范跨境劳务,东兴近年来积极推动跨境务工事宜。按照最新规定,进入东兴境内企业打工的越南人,需取得务工证,并实行“四证一登记”管理模式。

东兴市人社局潘姓负责人表示,过去存在非法务工现象,规范跨境劳务工作才刚刚起步,处于探索阶段;在政府构想中,所有进入中国务工的越南人都会纳入规范管理之中。该负责人强调说,据相关预测,越南人工成本低廉的优势可能只有5年,要抓住这段人口红利期。

2013年,广西财经学院曾发布调研报告称,越南每年有约100-150万人进入就业年龄,越南现有国营企业5000多家,私营企业10万多家,外资企业4000多家,与百万劳动力相比,自身企业接纳能力有限。

据东兴市人社局工作人员提供的文字材料,在用工企业中,中国工人和越南工人工资一般相同,但中国工人需购买五险,每月共计713元,而越南工人仅需办理《健康证》、《中国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出入境证》和购买意外伤害保险,支付中介公司的劳务派遣费用共计280元,每个越南工人每月节省用工成本约500元。

上述文字材料指出,跨境劳务仍存在诸多问题及困难,如中越双方合作共管机制尚未建立,从事跨境劳务中介机构监管不够规范,办证等费用明显上涨,入境停留时间短等。

邹杜平表示,他所招用越南工人一半来自劳务中介公司,为此得承担每人每月200多元,且每月需续签一次,影响企业生产。邹杜平希望,中越两国政府能加强合作,中国企业能直接出去越南招工,以减省中介环节。

广西东兴成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是一家劳务中介公司,自今年5月成立,共招收80多名越南工人,经过培训已有46人成功到企业上班。该公司总经理韦贤和表示,和广西临近的越南三省,较为富裕,来中国进厂打工的欲望不强烈,目前所吸引的越南工人主要来自越南中西部较为贫困地区,且以女性为主。

韦贤和说,用工企业获得相应资格后可绕过劳务中介公司直接招人,但想去越南招人不太现实,一是根据现有规定,直接去越南招工属于违法,需通过越南的代理公司完成,而且越南本身也在思考,究竟是把工人输出到中国,还是吸引中国企业去越南设厂;二是过去存在非法用工现象,出现了一些问题,如部分越南工人拿不到工资,因而没有中介公司作为担保,越南人也不敢随便进入中国企业。

韦贤和向澎湃新闻表示,越南人想到中国企业打工,仅办理《健康证》就需要7个工作日,还有5天的试工期,而且每月还需重新提供材料续签,相当耗时,成本也高,希望能优化程序。

对此,东兴市人社局工作人员回应称,相关协调工作还进行中,今后有望优化办证流程,如现行的一个月入境停留时间有望延长至三个月、六个月,也有放宽条件让企业提前试工。

防城港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续签程序如何优化仍有待考量,而劳务中介公司也有存在的必要,一是便于监管,公安机关直接对接劳务中介公司;二是劳务中介公司对用工企业有所监督,也能为工人维权,应对工人拿不到工资等问题。

该负责人称,从便民角度而言,用工资格要放宽,甚至要放宽至个人,但管理上有难度,对人员背景审查很难落实到位,“管理和便民之间要做到平衡,最后实现双赢”。

当前文章:http://leetaemin.cn/qu1ju.html

发布时间:2019-04-26 07:15:04

百万级木槿现货开园出售,价低质优 江苏龟甲冬青今年行情怎么样? 红梅花最珍贵的品种是什么? 湖南可以栽植春鹃吗? 重庆有种植白玉兰的基地吗? 绿化树杨树苗今年下半年的需求量是怎样的一个状态 2016年红花木槿价格如何 红刺梅种苗哪里有? 白芷种植方法(精华摘要) 高速边坡绿化可以种什么植物?

55192 21791 21592 45305 21027 84975 36520 29986 21456 16781 86495 31780 86246 92062 84517 99066 62561 19835 55570 28931 79332 17131 23123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